344章 终章(大结局)(2 / 2)

想要逆转时间,可在悖论之局下已成不可能的事情。

望着赤练仙子那开始灰化的身体,岳缘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这份劫,两人一开始就不相见,不知道彼此的好。

心思定下,岳缘放开了对悖论之局的抵抗。

一直死死维持的平衡完全打破。

力量对冲,抵消。

岳缘存在的痕迹在消散。

于摘星楼上,他将她两人拥在了怀里。

一者缓缓消散的身躯停止了变化,一者却开始呈现幻影之态。

一眼望去,就好像两者之间出现在了不同的次元,不在这个世间。两人虽是相拥,可彼此之间却间隔着比海角比天涯更为遥远的距离。

半空。

悬浮着的小龙女(白素贞)落在了地上,她的脸上出现了迷茫之色。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干什么?

摩诃无量戛然而止,无数的疑惑在脑海中升起,原本混合的嗓音开始出现了变化,一点一点的变得越发的纯粹,:“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那个男人是谁?”

“白素贞又是谁?”

“我要回古墓,对了,我刚刚又想起了谁?”

“对了,过儿呢?”

一连串的疑惑在心头升起,小龙女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

而随着摩诃无量的消散,之前那天空骇人无比的末日之象一扫而空,好似被一只大手拂去一般,整片天空一片湛蓝。朗朗烈日下,天空则还是隐隐的出现了一轮圆月,竟是日月当空的奇景。

同样。

张君宝和郭襄两人亦是一样。

他们虽有察觉,可是仍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好像忘记了什么人和事。

难不成是人老了,记忆力出问题了?

不过对张君宝来说再度见到郭二小姐还是很开心。

早已经逃出去的笑三笑也停下了继续逃窜的脚步,他在疑惑自身为何受伤的同时,却也忘记了许多的东西。思来想去,笑三笑将这个问题放在了那千秋大劫之上,只是为何出现,却是不得而知。

甚至他笑三笑也没有下意识的去思索这个问题,而是默默的思索着自己的两个叛逆儿子来。

一处隐瞒的山川中。

躲藏在这里疗伤的徐福于寒冰中睁开了双眼,他决定在自己伤势好的差不多后,再去进行角色扮演戏谑整个江湖。

山道上,跛脚前行的陆无双也忘记了很多东西,她现在只记得自己要寻赤练仙子报仇。

武当山。

正在讲故事的鹰缘突然停了下来。

低头瞅着自己的双手,看着自身也出现了幻影之象,好似要被世界排除出去,他似笑非笑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洒脱。

无数与岳缘有关的记忆都在一点一点的消逝,他在历史上的记载就好似黑板上的文字正在被一点一点的擦除。

世界,即将重置。

一切的蝴蝶风暴都在一点一点的崩毁。

与此同时,明教光明顶摘星楼下方。

那被设置七星续命之术的地方,在守卫着阵法的月神也出现了相应的变化,整个人如同幻影一般消散不见,回归了她该在地方。那里,只余一个也呈现了幻影,开始消散的岳缘。

而刚刚到了这里的铁冠道人张中和师弟刘伯温,在来到这洞穴口的那一刻,两人的脚步停了下来。

“???”

“发生了什么?”

“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脑海,师兄弟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迷茫。

一人机警的扫视着四周,一人则是对天空中出现的日月同现之景感到诧异,不自主的施展起观星之法。

问题虽多,可生性机敏的铁冠道人张中还是发现了眼前洞穴的怪异之处,身为明教五散人之一,他发现这里竟是有意外,要知道这可是明教光明顶。

于是张中一掌劈开洞穴口的石头,露出了内中的事物。

“嗯?那是!”

未等铁冠道人张中有所反应,刘伯温眼尖的发现了洞穴深处的东西。只见那里七盏油灯已经濒危熄灭,而在那阵中正有一个什么身影散发着银辉缓缓消散,远远望去已经只剩下一颗头颅,望去就像一颗月亮。

这一眼望去,刘伯温似乎打破了什么东西,身为第三者观测者的出现使得那局面发生了变化。

头颅回首,是一个俊俏的男人。

望着这颗脑袋,刘伯温的脑海里闪过刚刚看到的那颗挂在天空的圆月,竟是鬼使神差的喊出了一个名字:“月圆(岳缘)!”

名字出现,突变的世界顿止。

开始自我消弭的蝴蝶风暴也在刘伯温的这一声呼喊下停了下来。

那头颅似乎是听到这句出自刘伯温之口的呼喊,扭过头朝他微微一笑,露出了一个满含谢意的眼神,随后破空消失不见。

一旁的铁冠道人张中早已经上前检查起那已经熄灭的七盏油灯来,嘴上则问道:“刚刚你在叫什么呢?”

“什么岳缘?”

“难道你看到了什么人?”

“……”师兄的问题让刘伯温感觉到后背有些发凉,如此诡异之景让刘伯温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难不成遇鬼呢?刘伯温心下暗暗思索道。想着这怪异的事情同时,刘伯温也来到了师兄的身边,两人一起看向这七盏熄灭的油灯,研究起了这个东西来。

这似乎是一门十分高深的阵法。

一时间师兄弟两人陷入了狂热之中,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抛之脑后。

很多人都在觉得今天很奇怪,好像记得却又忘记了什么,就像被自己丢在哪里的东西一时之间怎么也找不回来。

这种状况让无数人感到抓狂不已。

就在日月同现之景出现不久后,这神州大地的一处极寒之地。

那里是万载冰山,而在这内中正冰封着一名绝色美人。

这一刻,恍若琥珀冰封的绝色美人醒了,顿时一道无形之音传遍了冰川。

那是一道包含着怨恨的女声:“我白素贞醒了。”

“我将报这不共戴天之仇。”

思索了半晌,她给出了那仇人的名字:“神。”

而在她心口暴露在外面的位置上,有这一朵曼陀罗花刻印其上,艳丽的红色正褶褶生辉。

……

哎呀!

出事了。

这该怎么办?

岳缘挠了挠头,只觉得自己面对的事情有些难了。

他刚刚在似梦似醒之间,整个人好像进入了一个可怕的修罗场,正要被什么擦去,要彻底沉沦其中消失不见的时候,他突然被人喊了下自己的名字,给叫醒了。

从慌张中醒来只来得及给对方一个满是谢意的笑容后,岳缘便发现了自己所处的情况。

他穿越了。

抬头看了看天空的那轮圆月,再低头瞅了瞅倒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一时之间他有些为难。

此情此景实在是太过让人熟悉了。

哪怕是人生地不熟,刚刚穿越,岳缘也知晓了自己所在的地方,知道了眼前倒在地上两人的身份。

一身道袍被自己砸晕过去昏迷在地的男子如果不出意外正是武侠世界中大名鼎鼎的全真教道士尹志平。

之所以这样肯定是因为那躺在不远处的白衣女子实在是太吸引人注意力了。

那蒙在脸上的白色丝巾手绢……这胸口有些拉开繁乱的衣衫都告诉岳缘这是一个结论,那便是才刚刚才开始,还未来得及犯罪的现场。

白衣女子的身份不言而喻,正是古墓派的小龙女。

而且还是即将被亵渎的小龙女。

“……”

岳缘瞅了瞅重伤昏迷的尹志平,心说自己这一砸貌似有点重,又看了看那躺在地上的小龙女,再加上这荒郊野岭的……

自己该怎么办?

是救还是不救?

若是被当做嫌疑人给杀了怎么办?

要不……跑?

毕竟他是一个外人,是第三者。

若出意外,他岳缘极有可能成为一个靶子,被殃及池鱼。

“是过儿吗?”

就在岳缘思索的时候,小龙女的声音传入了岳缘的耳朵。

“!!!”

岳缘闻言不由一惊,心慌之下,他还是镇定了下来,强行接道:“姑姑,是我。”

“过儿。”

小龙女那清冷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她说道:“姑姑,不介意的。”

这一句话如同导火索点燃了岳缘心中的某处,一时间他只觉得自己莫名的冒出了一种名为愤怒的情绪,那是男人之间的嫉妒。尤其是小龙女胸口那暴露在外的细腻肌肤,那上面有朵鲜艳的花朵,白皙如雪的颜色配合着血红直接借着月色勾引着他的目光,让这股愤不自觉的化作了恶。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紧张。

岳缘缓步上前,双膝跪在了小龙女的旁边。

嗅着那股犹如蜂蜜一样的甜香之味,一番内心挣扎之后,岳缘终于屈从了自己的本能。

俯身,却把人轻嗅。

细吻。

岳缘终究在面对武侠中最经典的局面之下,选择了无数男人嘴上口口声声要成全原男女主,实际上都打心眼里想要做的事情。

在禽兽与禽兽不如之间——

岳缘选择守护全真教的名声。

于是一夜鱼龙舞,岳缘正式达成,拿到了传说中的成就,成就了新职业。

龙骑士。

——————————————————————————————全书正文正式完结!

PS:正文已经完结,明天发下完本感想,顺便开始写外篇(有些坑在外篇中)和新书了。

ps2:凎!贴掉了几行字,我说自己看了下有哪里不对(~_~;)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